半个文化人的围裙

温瑞安:

温瑞安:我和金庸不会相濡而沫,却最好相忘于江湖
2017-09-26 温瑞安巨侠
  近年武侠小说我就看瑞安的了。———金庸
  
  古龙之后,温瑞安独撑大局。———倪匡
  
  温瑞安只要对武侠小说写得再集中一些,那武侠小说以后就看他的了。———古龙


  近日,著有《四大名捕》等经典名作的武侠小说大师温瑞安重出江湖,开始在他的博客中说武侠,发表两篇文章《武侠是什么》《武侠不止是什么》,自从1996年推出《天下无敌》之后,温瑞安再无武侠新作问世,一直大隐于市。据温瑞安秘书何女士透露,几年前温瑞安曾两次视网膜脱落,现在不能使用电脑,但一直亲自用笔写作。


  
  巧的是,昨日据成都市龙泉驿区外宣办副主任李冰燕介绍,今年4月将计划于成都市龙泉驿区开展“武侠文化节”,并称此次活动的主办方是四川省文联。随后,李冰燕透露“武侠文化节”除了邀请武林四大门派,还将邀请温瑞安、黄易、柳残阳等武侠小说作家参加。
  
  温瑞安是否会来成都,他的武侠世界又是怎样的一番天地?昨日,归隐多年的温瑞安于凌晨5:52邮件回复了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。
  
  采访中,温瑞安首次披露了长达25年的归隐生活,以及自己曾入狱险象环生的传奇经历。
  
  【新闻人物简介:温瑞安】
  
  温瑞安,祖籍广东梅县,1973年赴台湾地区深造,并闯出了自己的名声。其后在香港地区扎下了根,至今仍居住香港,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,金庸、梁羽生及卧龙生等作家均已封笔,古龙等优秀作家逝世,温瑞安成了“古龙之后,独撑大局”(香港作家倪匡语)的作家。
  
  20世纪90年代以后,有人拿温瑞安与古龙相比,也有人说他甚至可以与金庸相比。对温瑞安的极力称赞和截然相反的贬斥,亦成了中国武侠文坛上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。即使是在武侠小说已处于明显的不景气的时候,温瑞安的书仍照样畅销于市。至1992年,温瑞安出版的着作居然多达382部。武侠小说主要代表作品有:《四大名捕》系列、《游侠纳兰》系列、《白衣方振眉》系列、《说英雄是英雄》系列、《神相李布衣》系列、《女神捕》《逆水寒》等。


  
  [复出]
  
  重出江湖说武侠
  
  义者止戈护良善
   
  对我的创作生命而言,武侠就是人生,社会就是江湖。我认为的“武侠”,“武”是止戈的意思,“侠”则是知其不可为,而义所当为者,为之。简的来说,是以优美的暴力来寻求和平和维护良善。
  
  成都商报:最近看你复出写博客《武侠是什么》?
  
  温瑞安:“武侠是什么”大概是两年前的小品文章,是最近由我社内编辑发上新浪博客的。好像还有续篇“武侠不是什么”吧?不知发上博客了没?对我的创作生命而言,武侠就是人生,社会就是江湖。这也没什么特别。正如对拍艺术电影的人来说,艺术和电影也就像人生一样。一个拳手,会认为擂台就是他的人生。而对一位禅师而言,刹那已是他的永恒。只不过,我认为的“武侠”,“武”是止戈的意思,“侠”则是知其不可为,而义所当为者,为之。简的来说,是以优美的暴力来寻求和平和维护良善。


  
  成都商报:你个人最喜欢哪一部武侠小说?
  
  温瑞安:我喜欢的武侠小说很多很多,到废寝忘餐的地步。我从前耳聪目明,全家人都拿我当他们的显微镜、望远镜,但到十二岁就成了“四眼仔”,就是给武侠小说害的,现在还好仍能保持了后一项。好在我在学校成绩一向还可以,老师也常对我格外开恩,要不然,他们一旦请假,就没人代他们“上课”讲故事给同学们听了。
  
  [归隐]
  
  多年归隐无新作
  
  读友苦候非所愿
   
  我真的从来都不习惯为了要出书、开戏、上电影之类的活动而宣传。我承认这习惯让我有点吃亏,但却让我开口、写文都很自在。我喜欢这种自在。不出新作,因为找不到信赖的婆家。像嫁女儿一样,没找到好婆家,又没她看上的,就不急着让她出嫁。急着乱嫁,不如出家。



  成都商报:最近是否准备出版新书?如果有,能否透露一下详情?
  
  温瑞安:暂时没有。如果有,那我就不能接受你的访问了,因为这会应成了造势或炒作。我真的从来都不习惯为了要出书、开戏、上电影之类的活动而宣传。我承认这习惯让我有点吃亏,但却让我开口、写文都很自在。我喜欢这种自在。回答你的问题,暂时未有岀新作,但不代表手上没有新稿,不过,在我个人的一千四百多本出书史上,给坑的次数多了,发文不付账的,没取得版权就把你发到天龙八部去的,翻版的自认唯一授权的,盗印的自称为绝对新版的,冒名的号称正牌温瑞安的……

总之,五花八门,有45年出书经验的我,反而变得比较审慎,找不到可以信赖、有诚意的,我就先不急,至少不急着岀。像嫁女儿一样,没找到好婆家,又没她看上的,就不急着让她出嫁。急着乱嫁,不如出家。至于新作,哈哈哈,我是杂货店,什么类型都有。反正,我只能保证出产“品质”,但暂无法保证行销的问题,所以让读友苦候,实诚非所愿。


  
  [论剑]
  
  点石成金是金庸
  
  亦儒亦侠梁羽生
  
  我和金庸肯定不会相濡以沫,最好相忘于江湖。梁羽生是矿泉水,金庸是好茶,古龙是醇酒,我是咖啡。我完全不反对任何电子媒介,特别是电子网络。我自己还不会敲字、绝少直接发文,我较喜欢用笔书写,这样比较有“流”出来的感觉,这就是行云流水的那种流,流动本身具有生命力。
  
  成都商报:能否聊一下你自己与金庸、古龙、梁羽生的最大区别?金庸在你心目中是怎样的形象?
  
  温瑞安:金庸是大宗师,古龙是大才子,梁羽生是亦儒亦侠亦文士。我和金庸,肯定不会相濡以沫,那么,最好的选择,就是相忘于江湖了。梁羽生是伤怀吊古,古龙是醉生梦死,金庸是点石成金,我是惹草拈花。草是本草纲目的草,花是梦幻空花的花。在我而言,梁羽生是矿泉水,金庸是好茶,古龙是醇酒,我是咖啡。以前中国人喝咖啡,并不太多,也不很习惯,现在喝咖啡的人多的是,你看那些星星也怕黑之类的店子到处都开了,就知一二了。


  
  成都商报:你认为作家用笔写作是否会更好?
  
  温瑞安:我家里、公司里什么电子产品都大致具备了,30多年前,我还是最先使用传真、电话录音技术的作家之一,所以不是不感兴趣,而是我较喜欢用笔书写,这样比较有“流”出来的感觉,这就是行云流水的那种流,流动本身具有生命力。但我完全不反对任何电子媒介。
  
  [入狱]
  
  入狱险被判死刑
  
  行到水穷非末路
  
  穷途,未必末路;绝处,正可奋进。行到水穷处,不见山,不见水,只好逼使自己成一道倒冲上天的瀑布,与其坠崖身殁,不如倒泻银河,这只是悲情,不叫传奇。
  
  成都商报:你的武侠小说故事传奇,但你很少说自己的生活。能够给我们讲一个你大起大落的经典故事吗,你又如何看待这些经历?
  
  温瑞安: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传奇,不要那么传奇好不好?如果硬要说一段“传奇”,好吧。当然必须“真人真事”。说其中一段,想来你也篇幅所限,缩短小些的吧。话说1980年,我在中国台湾地区因遭诬告而入狱。说来倒霉,我是一介寒生,是个文人,还是个半工半读的大学生,却因对一些社会现象提出批评,和提倡以新角度评价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见,而给关了。如此,忽然从自由自在而且奋进图强的生活,坠入了炼狱一般的囚笼里,天天有人告诉你:将判死刑,开释无望,你是罪人,你玩完了。

还好,有一天,还是能自由了,那种感觉真好。重提旧事,重要的是,想告诉自己和喜欢武侠小说的朋友:穷途,未必末路;绝处,正可奋进。老是要我:要么忍,要么残忍,再要么拿自己不当人,这遭遇实在是情以何堪。文人历难而出彩,你看李敖和韩寒,那才叫风流委地,惊才羡艳,他们一行一止,一进一退,一言一行,都给放大了、歪曲了、畸形了、聚焦了去观察,这才叫经得起考验的传奇。
  


  [童心]
  
  六十童心永不泯
  
  四川山河梦里飞
  
  其实我就是个“隐士”,一隐便逾25年。至于成都,我早想去,我第一本为内地读者所熟悉的武侠小说《神州奇侠》,开篇主战场就在川中,可见那是我的画里江山梦里飞,如果有缘,一定来赴剑门。
  
  成都商报:温夫人曾评价你就像一个孩子,我们非常好奇,生活中的温瑞安老师是怎样的形象?
  
  温瑞安:我不是“像”个孩子,我本来就是个大孩子,今年60,是个老男孩。
  
  听说,最近在微博上,我的拜把弟妹们发了很多我的生活照,其中有我教大儿子凉玉习武的,很多人跟帖就说:祖孙俩好来劲啊。什么是幸福?幸福其实不是太难得,只要常常感到开心欢乐,感恩忘仇,不觉得不满足,就已经搭上幸福列车,开向美满心境。


  
  成都商报:最近会参加什么文化活动吗?是否有来成都的意愿?
  
  温瑞安:其实我就是个“隐士”,大隐隐于市,而且,一隐便逾25年。你看这25年,只要我不愿意,谁能找到我?我几时出席过一些,我不愿意去无谓无聊的应酬、饭局?我是香港居民,香港人不知我一直隐居于闹市之中。我住深圳近20年,我是看着深圳茁壮的,他们从不知曾经是内地出版社到处寻访我,就在这儿,天天写作,日日唱歌,常常逛街,夜夜做梦。至于成都,我早想去,我第一本为内地读者所熟悉的武侠小说《神州奇侠》,开篇主战场就在川中,可见那是我的画里江山梦里飞,如果有缘,一定来赴剑门。


  
  温瑞安小说中的成都元素
  
  萧秋水每次出门的时候,萧西楼就一定会吩咐他几件事:不要胡乱结交朋友。不得与陌生女子牵涉。千万千万,不得不得,招惹“权力帮”的人。第一点萧秋水懂得,因为成都浣花萧家乃名门世家,自然有人来攀亲结交,但萧家清誉,交了损友,自受影响,得罪了朋友,也等于是自掘坟墓。江湖上是非,有时要比手上的刀还利。第二点萧秋水明白,因为他自己入世未深,而他的爸爸,就是因为女孩子,几乎被逐出成都萧家。萧秋水虽然懂得和明白,不见得就是同意,其一因萧秋水素好广游交友,其二是因为萧秋水风流倜傥。但是第三点萧秋水就不明白,也不懂得了。
  
  ———摘自《神州奇侠》系列《剑气长江》第一章:锦江四兄弟

  此文刊于成都商报,2012年


温派小编按语:
发上五年前这篇专访,目的让读者籍此更了解温巨侠传奇半生的其中一页。四川在温派武侠世界中具有颇为特别的意义,这篇是多次邀约温巨侠入川的其中一篇文稿,发表之时,专访引言中,还提及柳残阳与黄易,而今两位已辞世。温巨侠于2015年8月,终因“华西都市报”之邀,首次抵蜀,并因而与四川文友青城一脉,侠道相逢相交莫逆。并在2015炎夏出发成都之前,写下“我与蜀地,像是一场醉人初恋的末恋”。也在今年仲夏参加“上海国际电影节”之“上影之夜”前夕,于万家灯火耀浦江之星夜,题字“人在红尘,心在青城”,以寄情青城一脉之侠情相交。

评论

热度(142)

  1. 做一件好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